哪里只得我共你?这里只有一份「兵」临城下的霸气



和 CALLStar 一样,我觉得自己都很应该感谢香港流行音乐。

小时候写日记、写作文,总需要有一两首歌在左右。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了一种所谓的「艺术家脾气」,只要题材没找合适的歌,我真的可以一个字都不写,哪怕碰上的是即堂作业,或测验。

其实不完全是因为懒,那时的我已经知道港乐能够我的不仅仅是字字珠玑的金句,还切切实实的情感。

那时的我们,其实也不是每次都需要「我没有共你伤春悲秋不配有憾事」般感慨;也不是每次都要带出「旧时年月投入垃圾里你一起同居」般激昂;当然,也没有必要时常带出「别忘掉原是靠坚持医好每个伤患」的朝气…

歌曲可以是听者情感的代入,也可以是宣泄…..

要是只想好好发泄,将自己当前的感觉推到最高点,或者会有这一首:

  「二百年后再一起,应该不怕旁人不服气。谁人又可控诉廿个十年,帮整个世界换风气」 

之前和一位「前辈」食饭,他提到了这首歌。

Wyman 和侧田这个组合,可算是把这份感情「爆发」得淋漓尽致。Wyman 填词玩的是「度身定做」,基本上没有违和这一说法。而侧田在演唱上的收放自如,也让这首歌有更好的表现。

开头那句「他反对就反对亦都跟你爱下去」,侧田在演唱时只是轻描淡写就能够表现出力度,这是歌词的力量;而到了后面「二百年后再一起应该不怕旁人不服气」,侧田的演绎让你明白愤慨不一定只有激动,其实还能有少少乐观……

这些感觉都很微妙,或许就用中文歌才能表达出来。

但如果要激动、卖燃的话,我今天想讲的不是《命硬》的侧田,而是搭上陈咏谦的 Dear Jane。

这里只有一份「兵」临城下的霸气

今天想讲的是这首《哪里只得我共你》。作曲是 Dear Jane 的 Howie,编曲是 Dear Jane 加上关礼琛,作词还是那位经典的「肥仔」陈咏谦。

对 Dear Jane 没有太多认知感,之前只接触过他们的《不许你注定一人》和《无可避免》这两首歌。虽然是同属一张 CD,但听起身还是没有什么熟悉的味道。

但要说熟悉程度的话,我想我应该更「熟」陈咏谦。

在我的印象中,这位陈咏谦老师是一位可以很文青的人。在周柏豪的《White》里面,他能够在《前言》中玩出「铁塔悄悄松散河流慢慢渗血」的意境,也能在《百年不合》中带出「和你分开一百年挨过今生才遇见」的感情。

在 Philam 林奕匡的新大碟《Song Of Love》中,那首《第一个早晨》的一句:

  「迷人的你你的眼睛闪烁通透似清晨;凡夫的我并没期望在唇上留什么烙印」 

就能显出他细腻的一面…

当然,他自己的大碟《Confession》中的两首《不赶时间》,就能看到他的随意…… 或者叫不羁…… 吧。

但和这些提到的作品都不同,陈咏谦给 Dear Jane 这首《哪里只得我共你》,用词相对比较简单。配合 Dear Jane 玩的 Rock,大概就能够碰撞出效果:

  「我要将你拯救逃离人类荒谬就用我的双手带着你走不挣扎只紧扣…」 

副歌这一句搭配 Dear Jane 的演唱,就是一种「燃」的体现。直白的歌词和 Rock 爆棚的曲结合,也应该是一种气势与气势的碰撞。

  「从未低头途经几百万伤口站在我的身后要确保你无愁没忧」 

直白的笔锋,描绘着一个舍命为人挡子弹的经典画面,当中也不失壮烈的英雄味。或者再中二一点,将它放到动画中的话,可能是这样的画面:

「一个在设定中非常废柴、拿着普通武器的男主角,也可以是一个伤痕累累的英雄,他们都需要面对比自己强大 10 倍甚至 1000 倍的敌人。突然间因为要保护某些东西(例如女主角或者是地球)突然觉醒,打开了无双模式将敌人全灭…」

这里其实不需要,在古今中外各类动漫画中也不乏这类故事。

日本有在《全金属狂潮 TSR》最终战里打开入 - Driver 后团灭地狱君王小队的相良宗介,也有在《勇者王 GAOGAIGAR》中为打赢机界四天王而走进 “弹丸 X” 的 3G 机动部队勇者;欧美方面,也有在《TRANSFORMERS:PRIME》剧场版中死守在最后防线的 Predacons 三人众……

战斗开始的时候,配上这首歌,大概也能让你信心爆棚。即便只是一个碌碌无为的清兵,都觉得自己能带走娘娘做将军的可能…(笑)


评论

© Ko-C2H6 | Powered by LOFTER